荣获“点赞双丰”征文活动三等奖(新闻中心 胡浩淼)《姥姥的座钟》
时间:2018-10-22 来源:

姥姥今年76岁,在林场居住了近50年,而姥姥的座钟,也整整陪伴她有近50年的光景,直到今天,姥姥搬进了宽敞明亮的楼房,姥姥那已经不在“行走”的座钟依然放在她看着最显眼的地方。她说,那是一份见证,从昨天到今天,从苦日子到好日子。

早些年在林场,姥姥在生产队劳动,对于“生产队”这个很有年代感的词语,是我这一辈人无法解释清楚的,只是依稀记得这样的场景,姥姥和一群年纪相仿的人,坐在一大堆土豆前,挑土豆,掰土豆,偶尔会遇到一个特别甜的土豆,见我在周围玩耍,她便大声唤我,让我尝尝甜甜的生土豆,经济匮乏的八十年代,能吃到这么“新鲜”的东西,也成了童年的我向小伙伴炫耀的资本,而姥姥那一辈人就在能吃到甜甜的生土豆都觉得很幸福的年代走了过来。

由于多年的艰辛生活,让年迈的她多了更多的沧桑和疾病。姥姥60岁那年,被确诊为糖尿病,消瘦又无力的她,让我凭添了许多对她的心疼,但姥姥依然乐观的说“糖尿病是小病,不打紧”。只是这一年,姥姥的座钟坏掉了,莫名奇妙不再有滴答滴答的声音,任凭姥姥怎样嘎达嘎达的上劲儿,都无动于衷,疾病没有让她有过多的担忧,反而几十年的座钟坏了,让她很是迷信,喃喃自语“座钟平原无故的坏了,这有啥征兆啊”,在我们轮番开导下,她终于相信,座钟也是年纪太大了,到了该坏的时候,尽管如此,姥姥依然会把座钟擦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2013年,林场所开始了分批次的棚户区改造,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旧平房换取了新楼房,山沟里搬到了局址内,不用柴也能取暖,不出门也能看病。姥姥家所在的林场也在棚改其中,这让姥姥既兴奋又难过,兴奋的是能住进新楼房,不用惦记烧柴,不用惦记就医看病,难过的是她要离开居住了大半辈子的老屋心中难免不舍。一个多月的时间,姥姥通过抓阄分到了林业局内一处厢房二楼,楼层不高,面积够用,前有广场,后有绿树,搬家那天,扔掉了许多无用之物,但姥姥的那个座钟,她依然不舍得放下,最后也终于跟着姥姥搬进了新楼房。

住进楼房的姥姥似乎显得格外忙碌,起早要去早市,下午时分要同小区的老伙伴打扑克,晚上要去广场跳广场舞锻炼身体,我们想去“拜访”她,恐怕都要提前预约时间。来双丰居住的第三年,姥姥得知林业职工医院组织所有60岁以上的老年人免费体检,姥姥便一个人过去体检,回来后告诉我们体检结果,除了糖尿病其他都很健康,这让姥姥精神头更足了,言语间都能感受到一位老人,对现阶段生活的知足和满足,她常对我们说:现在的日子好了,出门就能看病了,不用山上山下的折腾,想吃啥都有了,闷的慌出门就是小广场,不少林场的老人儿们都在那溜溜弯,唠唠嗑,过年过节林业局还组织群众文娱活动,广场文艺演出······,小区下面正在修建新的公园,姥姥说,公园竣工了,她还准备和老伙伴们去那里健身锻炼。

看到姥姥如此适应新环境,热爱新生活,我便把目光瞄准了她的座钟,某日,姥姥刚刚锻炼回来,我便问她“姥啊,座钟坏了这么久了,拆了吧,听说老式座钟里面有黄金”,听完我的话,姥姥立马否决了我的想法,我还是忍不住追问,为什么?姥姥也终于说出了原因,这个跟随了她大半辈子的座钟,原来是她与姥爷成家的时候唯一一个能保留下来的物件,她说:姥爷没的早,没有享过福,现在的日子好了,孩子们日子也好了,姥爷没赶上,就让这个老座钟陪着姥姥,一同看看家乡的变化,看看这热闹非凡的小镇,看看平坦的马路和彻夜亮起的路灯,看看林立的高楼和忙碌的人们······

此后,我不再追问姥姥的座钟,我知道那是姥姥的一份寄托,也是一份见证,寄托着姥姥对姥爷的思念,见证着家乡这几十年的变化和发展。只是当我决定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去征求姥姥的意见,听完我的叙述,姥姥操着赵丽蓉老师独有的唐山口音说“点赞,点赞,要点赞双丰,我们双丰多好啊,雨天不发水,热天不干旱,家家都有楼,处处好风景”,点赞双丰,也要给我的姥姥点赞。